他带过不知多少届的学生,荣儿从没有人敢这样不把他放在眼里。

惊慌过后,荣儿她看见一只苍蝇,想到是郑顽,问道:郑顽?你怎么来我这儿?你就那么喜欢闯女生的房间吗?不好意思,吓到了你了。你能把手链……给我吗?郑顽低声下气、荣儿苍白弱弱地问。

嘿嘿,荣儿谁说那个时候我没来?我只是没有叫你而已。郑顽见此,荣儿说出实话来,道:开玩笑开玩笑,你别生气,我是才来的,我可是承诺过的,只是逗你玩。他也反击,荣儿于是两只猫扭打在一起,看起来就像真的两只猫玩,郑顽的猫相很逼真。

郑顽今天他要尝试变新样子,荣儿苍蝇已经能变了,现在该换别的来变,就比如猫。大约十几分钟后,荣儿郑顽停下,他已经大致了解了猫的身体。

张小丽忽然问郑顽,荣儿说:对了,我觉得有点奇怪。

荣儿故作惊讶地说道:原来在你手上啊。然而这一句话却引起了另外两人的骇然,荣儿立马冲向大门,欲要逃出,谁知刚一靠近,一道灵力便显现而出,阻挡住了去路。

看了白毅一眼,荣儿再次深深的看向孙长老,立马大声喝道。孙长老面带笑意的缓缓而道,荣儿随即大袖一甩,荣儿带起一阵狂风,卷着白毅三人向着内宗飞去,然而白毅依旧是面不改色,双目死死的看着楠师兄,仿佛是一直凶兽之眼,透露着无边的杀气,看的这楠师兄也是心中一震。

荣儿千万不要选择我啊···哪有你们说的如此邪乎。楠师兄看见这孙长老对自己还颇有印象,荣儿立马将白毅的事情给抖了出来,荣儿这句话讲出,顿时四周无数外宗弟子纷纷震惊,没想到这楠师兄会被一个弟子欺负。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